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调查研究 > 工作研究

上犹畲族“等伴茶”的复兴与传承

来源:发布时间:2020-08-17 00:00:00访问量:

在绵延的山路间辗转,驶过一段曲折小路,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,横坑畲族村的门楼静静伫立村口。驱车驶入村子,两旁是大片大片盛开的莲花,村路的尽头是连绵起伏的青山。迈步走在村间的小路,村子里的房屋鳞次栉比,“古韵畲村,风情横坑”的文化墙为这个古老村落增添了几分时代的气息。一栋栋飞檐翘角的房屋和房屋墙上一个个特色鲜明的凤凰图腾,仿佛在向我们这群远道而来的客人招手致意。

走过一段青石板路,跨过院子大门的门槛,迈上几级青石台阶,眼前是一幢古老的畲族民居,民居大门上“大夫第”的金色题词与院门“辉耀荆南”的门匾遥相呼应,安静地诉说着这幢古宅的悠久历史和古宅见证的沧桑岁月。

走进古宅,主人蓝显槐师傅热情地把我们迎进民居厅堂。一方八仙桌,几盘炸果子,一篮新鲜水果,冲一壶热茶,是民居主人朴素的待客之道。几句闲聊之后,罗玉英奶奶将一钵散发着浓郁茶香的畲族“等伴茶”端上桌,暗绿色的茶汤冒着氤氲的热气。罗奶奶将“等伴茶”一碗碗盛在碗里,并热情地端到我们面前。喝一口茶汤,满口是芝蔴的酥香;回味中,花生的脆香又在舌尖缠绕;再一细品,竟是茶叶的清香让人流连忘返。不禁让人惊叹,一碗看似简单的“等伴茶”竟能如此独特,让我经不住想一探究竟。

走进民居厅堂一侧的厨房,年逾六十的罗奶奶还在忙碌着制作畲族“等伴茶”。罗奶奶扎着头巾,穿着朴素的蓝色便服,身体还算硬朗。只见她将时令蔬菜和茶叶分盘装好。“要用新鲜采摘的茶叶,叶大偏老的更香,蔬菜也是刚摘的。”罗奶奶一边分装,一边跟我解释。“这是花生米,是炸好的。”“这个是米粉,用来勾芡用的。”“这个是莲子,以前不放的,现在村里种了莲,我就想着放点莲子进去,可以清火,也好吃。”正说着,罗奶奶拿起一块洗净的生姜,切碎用盘装好。接下来,罗奶奶烧起灶火,将锅刷干净,又从柜子里端出一小碗芝麻,将芝麻倒入锅内,用锅铲不断翻炒芝麻,再轻轻匀平,继续翻炒。如此几次过后,芝麻已完全干燥,并发出轻微的脆响。三五分钟后,厨房里已弥漫着诱人的酥香。罗奶奶告诉我,炒芝麻这道工序很关键:“火候要到,小火慢炒,芝麻炒得香,‘等伴茶’的味才能出来。”罗奶奶将炒好的芝麻同样用盘装好。

原材料准备完成后,罗奶奶拿来一个洗净的圆钵和约二十五厘米长的圆棍。罗奶奶分别将时令蔬菜、新鲜茶叶、花生、生姜、莲子等原材料抓取一部分放入圆钵内,再倒入一点上犹当地普遍生产的木梓油。只见罗奶奶不缓不慢,左手扶住圆钵,右手握住圆棍上端约三分之一处,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将圆钵内的原料捣碎。罗奶奶神态安详,表情认真,嘴角透着微微的笑意,三五个身着畲族服饰的十四五岁畲族少女也循着香气来到民居。罗奶奶耐心地向后辈们解释制作“等伴茶”的技巧,并亲自握住孩子的手演示捣茶的动作。圆棍与圆钵有节奏的撞击声在空旷的古宅中回响,有力地撞击声好似在向畲族后辈,又好似在向我们这群客人,讲述横坑畲族人民渊源流长的变迁历史,描绘畲族群众独具风情的民风民俗,回溯古老民居悠长久远的文化记忆。

将原材料捣成茶粉之后,锅内的水也烧开了。打开锅盖,罗奶奶将捣好的茶粉倒入烧开的水中煮,并不时用锅铲搅拌。当锅内的茶浆快要煮沸时,用勺子将炒好的芝麻粉一勺一勺洒入茶浆中。罗奶奶向我解释说,芝麻不能煮太久,久煮芝麻的香味会散发掉。紧接着,罗奶奶左手端清水,右手握勺子,将清水缓缓倒入装好米粉的碗内,右手不时用勺子搅拌。之后,将兑好凉水的米粉轻轻倒入锅内勾芡。最后,适当洒入细盐,用锅铲搅拌茶浆,便可以准备起锅了。起锅时,将茶浆依次舀入洗净的圆钵内,一钵“等伴茶”便做好了。茶浆缓缓倒入圆钵内,流动的暗绿色的茶浆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仿佛在呼唤山外的客人快来感受横坑畲族人民的淳朴与热情。

交谈中,蓝师傅告诉我们,“以前,我们这的‘等伴茶’最经常是在腊月廿三至腊月廿八这段时间制作。”原来,过去在准备过年的活动中,当地炸完年果子之后,会用一部分老酥骨、烫皮、冻米、云片子、芝麻等作为原材料,制作畲族“等伴茶”。家中男女老少、周边左邻右舍利用喝“等伴茶”的机会聚在一起,互相交流沟通,让今年嫁入的新人认识亲朋好友,向新人讲述当地的风俗礼节,告诫新人和后辈敬宗睦族、尊老爱幼、互敬友爱,并给予新人和后辈美好的祝愿。新人也在这样的活动中逐渐融入新的家庭。

“读诗书以训子弟,恤孤弱以广慈惠,和姻邻以息争讼,亲宗族以厚一本,谨闺门以端风化,敬长辈以明恭顺……”横坑畲族蓝氏家族世代延续的家训,在传递畲族地区家族文化的同时,仿佛也在告诉喝“等伴茶”的畲族后人复兴畲族人文精神,传承畲族历史根脉。

文章关键词:
分享文章到
扫码浏览